闵妻会会长闵脆脆

【龙tory】③:
李胜贤发出一声咂舌音,嫌弃的看了一眼摔在地上还顺带扫落了一排酒瓶的男人,起身拍了拍衣服上根本不存在的灰尘斜靠在吧台边居高临下的俯视那个男人。

十分钟前李胜贤正喝得欢乐到不行,身边却挨过来一个陌生男人,廉价的香水害得李胜贤当场打了几个喷嚏。
男人却毫无自知之明的一个劲往他身上蹭,一只手还不老实的在他腰上乱摸。
李胜贤头一回遇见这种事,虽然嫌弃但不可否认有点意思,于是便放任男人四处乱摸。男人却以为李胜贤也对他有意思,摸着摸着就开始往屁股上移动,一张大脸还试图凑过去亲他。
恶心的李胜贤一把推开他,顺便一脸踹上他的肚子,于是就有了上面的一幕。

东永裴皱了皱眉,这种事在“夜色”很少出现。来“夜色”的基本上都是来找乐子约。炮的,大家你情我愿的也是一派和谐,偶尔碰到有一厢情愿的,对方也大多顾忌着面子很有风度的就罢。
东永裴正打算让领事把这两个人赶出去,权志龙却摆了摆手,饶有兴趣的撑着下巴看的兴起。

“妈的。”男人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冲着李胜贤破口大骂,“一个出来卖的哪来这么大脸!贱*人!不就是要钱吗?爷有的是钱!你给我过来!”
说着就要去拽李胜贤。
李胜贤挑了挑眉,抓了抓头发退后一步,随手取过一个酒瓶砸到男人脑袋上悠闲开口:“你知道我哥是谁吗你……”
正打算报出崔胜贤的大名,李胜贤就想起来他这回是背着崔胜贤偷偷溜出来的,还喝了那么多酒,又惹了事,要被崔胜贤知道,一顿打肯定是逃不了的,估计还得禁足一个月和扣一个月零花钱。
想到这里,李胜贤下意识舔了舔嘴唇,喝了太多酒的缘故,白皙的脸浮现一层粉红,一件白色毛衣,在朦胧灯光照耀下仿佛天使,看得周围一众男人眼神一暗。
李胜贤眨了眨眼,一脸骄傲:“我哥是马云!”








为什么越写我越有一种在写双胜贤的感觉……错觉错觉……

【龙tory】②:
在一众豪车中依旧显眼的加长版林肯在“夜色”门口稳稳停下,吸引了一堆进进出出客人的注意。
俊俏的门童正想要上前帮忙开车门却被两个保镖拦住,另一个保镖恭敬的弯腰打开车门,一手挡在车门顶防止里面的人出来时不小心撞上。
权志龙优雅的下车,不动声色的扫了一眼四周,在两排保镖的簇拥下踏入“夜色”大门。

这么大排场,哪怕是好不容易才可以偷偷摸摸喝酒而喝得不亦乐乎的李胜贤也注意到了。
好奇的瞥一眼门口穿着皮草大衣,风姿卓越气场十足的男人,李胜贤在脑海中搜索了一下认识的和听说过的大佬,也没有一个名字和这个男人可以对上号。
李胜贤收回视线,却暗自记下了这张脸。
“这么大的排场,这么强的气场,都跟崔胜贤那个家伙有的一拼了。”
这就有意思了,A市什么时候出现了可以跟崔胜贤比较的人?

“志…GD!这儿!”
知道权志龙真名的除了他亲近的人以外,基本上都是商界有名的主,东永裴当然不可能就就这么把这个名字喊出来,于是他赶紧换了权志龙英文名的缩写。
权志龙在嘈杂的人声与音乐声中还是一下子听到了自家竹马的声音。
两个原因,第一是因为实在太熟悉了,毕竟是听了几十年的声音。第二也是因为东永裴嗓音太过有磁性,辨识度很高。

权志龙顺着声音来源看去,凭着良好的视力一眼就看见了那个被四五个女人包围的自家竹马。
向前走的脚步一顿,权志龙有种立马转身回去的冲动。
不过想到这么做的后果就是东永裴一个月阴魂不散的碎碎念,权志龙选择了放弃。
别奇怪为什么堂堂权氏集团的掌门人会忌惮区区一个风流富二代。
他也试过下令禁止东永裴进入权氏集团和权家,奈何权氏集团和权家豪宅的建筑图纸是他东永裴设计的…他比权志龙还清楚权氏集团和权家豪宅的构造。
再加上权志龙还一时失误把权氏大楼的总裁办公室的钥匙加上权宅的钥匙给了东永裴一份…
也就是说,东永裴可以随意进出权氏集团以及权宅任何地方。当然他心里有分寸,哪里能去哪里不能去,他很清楚。
东永裴也从未辜负权志龙给他的这份信任,哪怕无数次的被权志龙在商场上的各种死对头威逼利诱,他也没做过一次对不起权志龙的事。

言归正传,权志龙的大脑在经过飞速运转后,还是放弃了转身就走的这个冲动。
权志龙脱下皮草大衣随意交给一旁的保镖,接过东永裴递来的一杯红酒微微摇晃杯身使红酒与空气充分接触后轻抿一口,翘起二郎腿偏头看向左拥右抱的东永裴,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勾唇笑道:
“听说叔叔阿姨给你定了一门亲事?闵家大小姐可是个出色的美人,你小子艳福不浅啊?”
东永裴闻言脸色一沉,愤愤推开不停黏上来四处惹火的女人灌了一口红酒,“别提这个!你一提我就来气!说是为了我好,还不是为了他们的生意?当我不知道闵家是大户一样?这摆明了就是商业性的连亲!再说了,我还没玩够呢就让我结婚,结个屁!要结他们自己结去!”
权志龙斜睨一眼身边最近的一个保镖,保镖立马心领神会的将东永裴周围的女人全部驱散,然后带着其他保镖四散进人群里,维持着一个不近不远的距离默默保护。
东永裴正喝着酒生闷气,也没注意身边没人了。
看他一脸郁闷到不行的样子,权志龙为自己报复成功而默默的笑了。
然后做出一副安慰的姿态拍了拍他的肩转移了话题:“你不是说来了一批新货色?叫出来我看看。”
东永裴果然来了兴趣,正打算叫来领事,吧台那边却传来一声巨响。







我胖达惹事了,你们说是龙哥出手解决好呢还是我李总自己解决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