闵妻会会长闵脆脆

宝宝们在参加运动会,希望和我糖马上就是60米了,而我却在刷微博和更文(;д;)
图片来源于微博
啊啊啊我的宝宝们一定要注意安全啊

今天没有思路……_(:з)∠)_
给你们放张我南俊总裁的人设图,请自动忽略眼镜框(。’▽’。)♡

《花样年华》
【主糖鸡】【南硕】【正泰】架空,半长篇(长篇?),小学生文笔。
小清新校园——学长糖x学弟鸡
霸道总裁爱上我——总裁俊x牛郎珍
忠犬の春天——忠犬果x万人迷泰
(由于人物设定,所以人物年龄与现实会有所出入。)

302宿舍有四个床位,也就是说有四个人住,然而朴智旻金泰亨田柾国得到通知说:剩下一个同学身体不好,所以不住校,住在自己家里。
所以空出来的床位就被他们用来堆放杂物了。

等差不多一切事情都弄好了,也到了每个大一新生都要经历的——军训。

枯燥乏味的站姿,走姿,列队形,向左看齐向右看齐,蹲马步……
一天下来折腾的三人齐齐变成咸鱼瘫。

金泰亨躺在床上哀嚎连天:“漂亮姑娘没见着,命倒是被折腾去半天!累死我了哎呦喂——腿都要废了我的天。”

田柾国沉默,硬撑着下床去浴室打来热水放在金泰亨脚下:“用热水泡泡脚会好很多。”

金泰亨一骨碌爬起来,不好意思的冲田柾国笑笑:“麻烦你了啊。”

田柾国摇摇头:“泰亨哥是哥哥,应该的。”

朴智旻在一旁看着他们,总觉得田柾国这个弟弟太贴心了,于是他在床上打了个滚耍赖:“果果啊~你智旻哥的腿也好酸哦~”

“朴智旻去你的!谁是你弟啊?”金泰亨瞅着他那傻样,随手丢了个枕头过去。

朴智旻接过枕头抱在怀里:“你们俩都是我弟弟,我就是302的大哥,嘿嘿嘿~”

“大两个月而已,算什么哥哥?”金泰亨一边泡着脚一边不屑道。

“大两秒都算大~”朴智旻以一种极其荡漾的样子躺在床上扭了两下,“再说了,田小果可比我小了两年!两年诶!”

朴智旻想起之前每个人介绍自己的时候,田柾国说出自己年龄时,金泰亨和自己的不敢相信。

居然才刚成年就来读大学?天啦噜!

据田柾国本人解释,他初中跳了两级,读完初一直接上了高中。

哦……传说中的学霸啊!
金泰亨和朴智旻看他的目光都变得崇敬和仰望。

被暗恋对象以及潜在情敌(?????)崇拜的感觉还是不错的。
田柾国同学表示十分受用。

而实际上,让金泰亨和朴智旻惊讶崇拜的还有另一个重要原因——才十八岁就跟他们差不多高甚至比他们还要高了,男人20还能再窜一窜,他们已经20了,身高定死了,可田柾国才18,还有机会长,等大学毕业的时候,田柾国一定比他们都高了!

不得不说,金泰亨和朴智旻有那么点小嫉妒了_(:з)∠)_









啊~~~我们黄金忙内最聪明最棒了_(:з)∠)_这章基本上(?)没有糖鸡,正泰大法好。

打算三四章之内让我jin哥和拉蒙出场。

所以wuli厚比怎么办啊(╯‵′)╯︵┻━┻

《花样年华》
【主糖鸡】【南硕】【正泰】架空,半长篇(长篇?),小学生文笔。
小清新校园——学长糖x学弟鸡
霸道总裁爱上我——总裁俊x牛郎珍
忠犬の春天——忠犬果x万人迷泰
(由于人物设定,所以人物年龄与现实会有所出入。)

③:

“所以…你是迷路了以后又迷路了?”闵玧其喝了口水,为眼前人的智商默哀。

“嗯……大概是这样没错。”朴智旻捧着水杯一脸尴尬。

“你的宿舍号是多少,我送你过去。”说出这句话,不仅是朴智旻惊讶,连闵玧其自己都有点惊讶。
他什么时候这么好心了?

“那…那麻烦学长了,我的宿舍是302。”朴智旻连忙起身鞠了个躬,顺便为被自己“抛弃”的竹马道了个歉。
泰亨啊抱歉,不是我故意的,实在是我也不知道你那里是哪里啊。

这边跟田柾国聊得正欢的金泰亨打了个喷嚏,害的田柾国以为他生病了,想把外套脱下来给他披上,被金泰亨急忙拒绝。

“不客气。”话都说出口了,再说不送了显得自己没有风度,闵玧其摆了摆手,一脸冷淡。




去男生宿舍的路不远不近,可两人一路无言显得尴尬极了,朴智旻舔了舔唇,小心翼翼的提起话题。
“学长,刚刚那个楼是哪里啊?”

闵玧其也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内向腼腆的学弟会主动跟他说话,惊讶片刻后,他维持着自己一贯在外人面前的高冷回了他三个字,
“学生会。”

“一整栋楼都是学生会吗?”朴智旻显得十分惊奇。

“嗯,刚刚那一层楼是会客厅,你要是有兴趣随时来玩。”
闵玧其说出了今天第二句让他惊讶的话。
普通学生不可以擅自进入学生会,除非有会长或副会长的同意。
闵玧其是副会长。

朴智旻也是一脸不可思议,看见闵玧其脸上一闪而过的懊恼后,他十分善解人意的婉拒了,“不好吧,学生会普通学生不能随便进去吧?谢谢学长的好意了。”

“嗯。”闵玧其十分满意这学弟的眼力见,虽然他很想告诉他,他有那个权利同意他随意进去玩。

一个话题结束了,两人之间再度陷入沉默。

如果身边是金泰亨,朴智旻完全不用担心冷场,他们两个人之间有说不完的话题,可惜现在身边是不熟悉的学长…而且看起来很不好接近,朴智旻也不敢在他面前放肆。
再加上朴智旻本性是内向的,在不熟悉的人面前一向收敛。

闵玧其就更不可能主动挑起话题了,你怎么能指望一个闷骚活跃气氛呢?

于是接下来的十分钟,是朴智旻20年来排除睡觉时间外最安静的十分钟。











我想了一下,糖鸡正泰南硕,那我小漂亮怎么办……要不,护鸡小分队吧?_(:з)∠)_

《花样年华》
【主糖鸡】【南硕】【正泰】
小清新校园——学长糖x学弟鸡
霸道总裁爱上我——总裁俊x牛郎珍
忠犬の春天——忠犬果x万人迷泰
(由于设定,人物年龄与现实有所出入)
②:

金泰亨在心里第99次的抱怨,百般无聊的拽着身边无辜的小草玩。
阳光透过树叶间的缝隙洒下来,金泰亨身上光影斑斓,他举着自己给朴智旻编的草环,想象着朴智旻戴着这个草环伺候他,笑的得意。

“……抱歉,打扰一下,请问,男生宿舍怎么走?”
一个小心翼翼的男声打断金泰亨的幻想,金泰亨起身拍拍身上的草屑,然后他发现,他居然需要抬头才能看见这个少年的眼睛。
这让从小到大都热衷于打击朴智旻身高的金泰亨十分不满。

他退后一步,眯了眯眼仔细打量了一番面前的少年,然后他又发现,这个少年不仅身高得比他高,长得也跟他差不多出色。
不满程度又上升一个档次。

“您,您好,我叫田柾国,是这届的新生。”田柾国见天使不说话只是盯着自己看,害羞的咽了咽口水,才反应过来自己没有自我介绍,怪不得天使不搭理自己。

人家都这么主动了,不能显得自己小气啊。
于是金泰亨笑的露出一口大白牙,友好的冲他伸出手,“你好你好,我叫金泰亨,巧了我也是这届的新生。”

天使主动握手!
田柾国连忙回握,暗搓搓的感叹一下天使的皮肤真好后才反应过来天使不是学长而是同届生。
他不舍的松手,抓了抓头发,“天……泰亨你也迷路了吗?”
差点把心里想的叫出来,田柾国表示还好自己反应快。

听着面前这个少年对自己自来熟的称呼,金泰亨也没什么反应,只是点了点头。

“额…那我们一起走?”田柾国小心的提出建议。

“可我有两个行李箱。”金泰亨把自己和朴智旻的行李箱拖过来,为难的看着田柾国。

“我帮你拎吧。”田柾国也没在意,以为是金泰亨的东西多所以要用两个行李箱,无比自然的接过一个行李箱,笑容灿烂。

“麻烦了。”金泰亨挑了挑眉,接受了他的好意。










这一更主要(?)是正泰,忠犬果可爱死了(。’▽’。)♡

《花样年华》
【主糖鸡】【南硕】【正泰】架空,半长篇(长篇?),小学生文笔。
小清新校园——学长糖x学弟鸡
霸道总裁爱上我——总裁俊x牛郎珍
忠犬の春天——忠犬果x万人迷泰
(由于人物设定,所以人物年龄与现实会有所出入。)


①:

这是有意义的一天,从还在各自娘胎里就开始吵架的竹马朴智旻和金泰亨,打自幼儿园开始,小学初中高中一直都是一个班的一个组,现在又上了同一所大学,同一个专业,又tm是同一个班。

拖着一蓝一红的行李箱,两个出色的少年先是各自无言沉默了一阵,三分钟后又哥俩好的勾肩搭背踏入了大学门口。


“鸡,你已经带着我在这个地方饶了三圈了。”
头上戴着发带的金泰亨一丢行李箱,拽下发带极其潇洒的捋了一把刘海,瘫在路边树下,全身散发着一种“老子不走了你看着办”的态度。

“鸡你大爷的鸡。”朴智旻不轻不重的踹了一脚自家咸鱼般的竹马 ,略显担忧的看了看他的发际线,“金泰亨放过你的发际线吧。”

“去你的,朴智旻你到底认不认识路?不认识我就打电话给你姐让她来接我们了。”金泰亨毫不客气的一脚踹回去,说着就从口袋里拿出手机准备拨号。

“住手!”朴智旻一脸惊恐的扑上去以势不可挡之势抢走了金泰亨的手机塞进自己外套的内口袋里。

“……excuse me?”金泰亨用一种看智障的眼神看着朴智旻,“打个电话而已,还是打给你姐,你至于吗?”

那一刻,朴智旻回想起了曾经被自家姐姐拖着饶了整个学校十圈的可怕。

“哎呀都说了我认识路,你居然不相信我?人家好伤心哦~”朴智旻跺了跺脚,扭麻花一样扭了扭身子,尾音百转千回,顺便用他那双细且狭长的眼睛抛了个媚眼。

“呕——”金泰亨回身抱着树干作呕。

朴智旻想起刚刚来的路上遇见一家便利店,于是十分殷勤的表示要去给金泰亨买水,然后踏踏踏踏的跑远了,独留金泰亨一人守着两个大行李箱呆呆的坐在树下。




按照记忆里的路线,朴智旻走了大概十分钟后,终于……他确定自己又迷路了。
咦?他为什么要说“又”呢?

朴智旻看了看四周的小树林和不远处的一栋小别墅,选择了原地坐下,而且姿势是盘腿的,闭着眼,双手放在腿上,宛如入定。

“……你在做什么?”像醉酒了一样迷人的嗓音在朴智旻头顶响起,朴智旻睁眼,抬头,看见冷着脸的男子逆光而站,比女生还白皙的皮肤在薄荷绿的发色衬托下更加细腻,阳光照得他就像天使。

这一眼,就是一生。











大学里染发…应该…没什么问题吧?我超心水玧其薄荷色头发的_(:з)∠)_

【龙tory】③:
李胜贤发出一声咂舌音,嫌弃的看了一眼摔在地上还顺带扫落了一排酒瓶的男人,起身拍了拍衣服上根本不存在的灰尘斜靠在吧台边居高临下的俯视那个男人。

十分钟前李胜贤正喝得欢乐到不行,身边却挨过来一个陌生男人,廉价的香水害得李胜贤当场打了几个喷嚏。
男人却毫无自知之明的一个劲往他身上蹭,一只手还不老实的在他腰上乱摸。
李胜贤头一回遇见这种事,虽然嫌弃但不可否认有点意思,于是便放任男人四处乱摸。男人却以为李胜贤也对他有意思,摸着摸着就开始往屁股上移动,一张大脸还试图凑过去亲他。
恶心的李胜贤一把推开他,顺便一脸踹上他的肚子,于是就有了上面的一幕。

东永裴皱了皱眉,这种事在“夜色”很少出现。来“夜色”的基本上都是来找乐子约。炮的,大家你情我愿的也是一派和谐,偶尔碰到有一厢情愿的,对方也大多顾忌着面子很有风度的就罢。
东永裴正打算让领事把这两个人赶出去,权志龙却摆了摆手,饶有兴趣的撑着下巴看的兴起。

“妈的。”男人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冲着李胜贤破口大骂,“一个出来卖的哪来这么大脸!贱*人!不就是要钱吗?爷有的是钱!你给我过来!”
说着就要去拽李胜贤。
李胜贤挑了挑眉,抓了抓头发退后一步,随手取过一个酒瓶砸到男人脑袋上悠闲开口:“你知道我哥是谁吗你……”
正打算报出崔胜贤的大名,李胜贤就想起来他这回是背着崔胜贤偷偷溜出来的,还喝了那么多酒,又惹了事,要被崔胜贤知道,一顿打肯定是逃不了的,估计还得禁足一个月和扣一个月零花钱。
想到这里,李胜贤下意识舔了舔嘴唇,喝了太多酒的缘故,白皙的脸浮现一层粉红,一件白色毛衣,在朦胧灯光照耀下仿佛天使,看得周围一众男人眼神一暗。
李胜贤眨了眨眼,一脸骄傲:“我哥是马云!”








为什么越写我越有一种在写双胜贤的感觉……错觉错觉……